哼,才不理他呢,我还是看看民在吧。我转过头去,看到的正是他没戴面具的那半边脸,好俊美呀可无论是开心还是沉默,他的眼神里总是藏着若有若无的哀伤,身上淡淡的忧郁也始终久久不散我知道他的哀伤来自于他喜欢的人离开了他,可他为什么要戴着面具呢?那半张脸上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谜底呢?一上午就在我的胡思乱想中过去了,直到中午,我突然发现了一件很糗的事没有带便当。我竟然没有带便当我把书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看见便当妈妈还准备了民在的酱汤泡饭,我还准备吃饭的时候请他来店里打工呢,现在该怎么办真是没脑子啊那个,今天我忘记带给你便当了,对不起我低着头,撅着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可全是靠酱汤泡饭才好不容易融化这千年冰山的一小角,想不到郑景浩的打击让我忘了最重要的事,本来还想循序渐进地打动整座千年冰山,会不会因为今天的失误唉,我的心里真是悲哀到了极点。我好不容易才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呀!没关系,今天我请你吃饭!真的吗?太好了!撒花呀,撒花,想不到民在竟然会主动请我吃饭,冰山在渐渐被我融化呀,看来我的功力果然不简单呀,哈哈!那个,我们店里在招人,你要来吗?

我趁热打铁。这以后再说吧。每天都有免费的酱汤泡饭吃哦!我刻意加重了后面的酱汤泡饭四个字,哈哈,民在,酱汤泡饭和曼陀罗香一样是你的死|穴吧!走在校园的路上,我死缠烂打让他来我们店里打工,一来确实是有免费的酱汤泡饭吃,二来他也就不会再酗酒了,三嘛就是我有更多时间来了解他、开解他,哈哈!虽然民在一直沉默,但是我使用了唐僧那一招,他终于招架不住,点了点头,我像奸计得逞一样,放肆地在校园里大笑起来。芸熙,芸熙!背后突然传来焦急的呼唤声,开始听他叫芸熙我还没怎么在意,毕竟叫芸熙的也不止我一个,而且学校里谁又会知道我以前的名字呢,我继续笑呀笑呀,没有心肝地笑,但是那个名字却在我心里隐隐作痛。车芸熙!车芸熙!直到那个人一遍一遍叫着车芸熙,而且语气无比确定时,我的笑容才彻底僵住,身体似乎被定格了。车芸熙是在叫我吗,我有多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当我以为自己已经快要忘了时,这个名字又再次出现我一时竟无法呼吸了。车芸熙!背后那人喘着气追上我,拍了拍我的肩。我蒙住了,不敢回头,脑子里迅速搜索着认出我的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呢?妈妈曾经和我说过无数次,无论如何不要承认自己原来的身份,虽然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是我知道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所以今天无论背后是谁,我也不会承认的。你是谁?我一脸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看似陌生的男子。

他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但绝不细瘦纤弱,他的身材修长,胸膛宽阔,皮肤有点白。一头简洁的短发,脸部的线条很是柔和,深邃的眸子温润明亮,闪动着琉璃般的光芒,此刻正饱含深情地望着我。芸熙,怎么了,连东旭哥哥都不认识了吗?那男子温柔地笑着,宠爱地摸着我的头发,好像对我很熟悉的样子,怎么把自己打扮得这么奇怪,这个造型可不像你呀!刚才差点认不出来了,干嘛戴眼镜呀,你又不近视?那男子边说边上来拿我脸上的眼镜。东旭哥哥?我怎么没有印象还有,他怎么会对我那么熟悉。不过,他长得还真好看,不像民在那么清冷孤傲,有一种儒雅的温婉,让人无法抗拒。他穿着一套阿玛尼的黑色细条纹西装,淡粉色的衬衫配宝蓝色的领带,高雅中透着一种贵气,这样一个温柔又精致的男人,如果我认识的话,我又怎么可能忘记呢?可是那弯弯的眼角,温柔的笑意,却让我觉得十分熟悉,他究竟是谁,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我完全迷茫了当他的手指碰触到我的黑框眼镜时,我才猛然清醒,一把推开了他的手。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随便拿我的眼镜,我近视!

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很严肃地告诉他,还有,我叫金娜拉,不叫车芸熙!我正视着眼前自称东旭哥哥的男子,一连串地对他说道。芸熙,我找了你好久!为什么你爸爸死后,你们全家人突然都不见了,出了什么事吗?他温和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焦灼,但是唇边却一直带着令人愉悦的笑意。他究竟是谁,我在脑中极力搜索十八年来的记忆,我应该记得他,他竟然知道我们全家突然失踪的事,我应该知道的是谁,他究竟是谁?我虽然表面竭力保持着平静,可是心里却早已翻江倒海,我努力克制着自己,不想让眼前人看出什么破绽来。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平淡地对他说着。认错人了?芸熙,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父亲是徐仁勋,以前我们在南州一起住了一年多,你忘了吗?我是东旭哥哥啊!原来是他!是仁勋叔叔的儿子我的东旭哥哥,怪不得他对我们家的事如此熟悉。仁勋叔叔是爸爸生前最好的朋友,我十一二岁的时候,爸爸妈妈有事情还把我寄养在他家一年多。

东旭哥哥是他家的独生子,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不过,后来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一晃五六年过去了,我都不记得他的样子了他竟然还记得我,我心中顿感一阵温暖。不过,不论他是谁,车芸熙都是过去了你现在是金娜拉妈妈嘱咐的话语又在我耳边响起,我向东旭绽放一个最迷茫的笑容,说道:你说什么呀,为什么我一点也听不懂?芸熙?东旭很受伤地看着我,一脸不解和痛楚。东旭哥,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你半天了。

医改不能淡化社会主义本色

袁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逐渐形成自己对周围事物的想象、看法和表述,尤其是人口众多和历史悠久的民.....

费奥里娜错在哪儿

丁刚据美国媒体报道,今年早些时候,本月刚宣布参加美国总统竞选的惠普前CEO费奥里娜在与一些政治博客写手.....

球迷请“大师”作法,如...

球迷请“大师”作法,如此怕输赢了比赛又如何作者:然玉建业主场来了15名道士。刚刚过去的周末,河南建业.....

传谣入刑是信息社会“标配”

谣言在很多时候都是致命的杀手“朋友圈”出现了,原本是让亲朋好友之间相互交流时更便捷,但通过“朋友圈.....

“双一流”突破大学身份固化

“双一流”突破大学身份固化来源:澎湃新闻今天,“双一流”建设名单正式公布。从2015年,国务院颁布《统.....

防火防盗防记者,这样的...

人民日报:还有地方官员“防火防盗防记者”同一个地区,有的市县好故事常有,好声音不断,新闻舆论工作积.....

共享“创时代”美好时光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当下,大众创业春潮涌动,万众创新星光灿烂,一大批“梦想家”“弄.....

谁给裸露在风险中的白领...

谁给裸露在风险中的白领以保护作者:王秀宁32岁的年轻女教师刘伶利患癌症后,她供职的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

政府间事权和支出责任划...

政府间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宜由立法决定作者:聂日明近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